President’s Blog – The Way > Posts > 2013年8月27日
 

 Posts

 
August 27
2013年8月27日

關西機場看男女

七彩能源一鑑開
二版後記之三

Way Cool Blog


 

七月五日從日本關西回港,同行的劉教授取出不知從何處得到、但是離港時捨不得用的一張升等券(upgrade coupon),要求將經濟艙座位升等為商務艙。關西機場的櫃檯小姐不肯接受這張升等券,堅持老劉持的國泰升等券只有在離港時可以使用。老劉費盡唇舌,軟硬兼施,無論怎麼解釋,清秀有禮的日本小姐,一邊彎腰鞠躬,一邊笑臉拒絕,就是不准老劉使用這張升等券。

由此不禁想起李商隱的一首「無題」詩,並改寫如下:

千思千千事,關西登機難。
腰細不勝舞,眉長惟是愁。

話說李商隱到洛陽,寄居堂兄李讓山家,一天在西郊,遇上天姿巧慧、率真熱情的柳枝。李商隱曾在《柳枝五首》序中這樣描寫過柳枝:「吹葉嚼蕊,調絲弄管,作海天風濤之曲,幽憶怨斷之音。」柳枝十分喜歡李的詩歌,以之為媒,兩人擦出愛情的火花。柳枝將衣上的長帶綰成結,透過讓山,請求商隱贈詩,並相約見面。李商隱因令狐綯所薦,須急赴長安應舉,未能再與柳枝媒面。當他再回到洛陽時,卻獲告知柳枝已「為東諸侯娶去」,成為他人婦,空留餘恨。

李商隱原「無題」詩的創作和心態極為複雜,包含了愛情、人生、社會、教育等多重意象。因此,對於單單視詩中的「腰細」、「眉長」為代表美艷女子的意象,不甚妥當。

同行的 Helen 見此情狀就說:「好吃的(升等券)要先吃(離港時先用)。劉教授,您犯了嚴重的錯誤。」

老劉答道:「男人喜歡把好吃的(升等券)留在後面吃(回程時再用)。」(是不是有點像李商隱啊!)

Helen 說:「我兒子跟你一樣,也是這麼認為,總是把好吃的菜留在最後享用。可是,不快點把好吃的吃掉,將會夜長夢多。您看,這張使不上力的升等券不就是個好例子,給白白浪費掉了。」(多麼像柳枝的口氣啊!不快迎娶(柳枝我),就來不及了。)

愛情、核電、座艙升等券

且不說他們的爭論是否有事實根據,但在對待核電的立場上,倒是有民調數據證實,男人對核電的接受度較女人高10%至20%。有趣的是,一般來說,女人的身體要比男人的身體對放射性物質的容忍度高出許多,但抱持較保守意見(risk aversion)的女人對待核電的態度,就好像柳枝看待李商隱的遙距愛情,不是那麼信任,故多持反對立場。在她們的心目中,核電能避就避,似乎不若順手可得的火力發電(似乎好吃,卻遺害無窮),可以快快使用。在她們的心目中,核電絕對與國泰座艙升等券不同,不是能使用就快些使用的東西。

就普羅大眾而言:到底是誰比較現實,或是比較聰明?抑或該問,到底是哪一種人比較羅曼蒂克,或是比較遲鈍?

 

email to OP OfficeSend email

 

 

 
 
Hit Count: 21